180 2403 8859 (信同号)

保险不保的那些航运风险

   海运事业的投资人们在投入巨额资金的同时,不得不面临各种天灾、复杂的国际法律和商务关系带来的风险。有些风险并不在传统的船舶险和保赔险的保障之中,处理不好,当事船舶和船东权益会受到严重危害。诺亚天泽保险经纪从众多的案例中总结了这些保险不保的风险,希望对船东有所警示。


一、 无单放货

      相信许多船东朋友在实务中都遇到过无单放货的情况。有人觉得其他船东也是这么做的,或者以前这么做的,也没出什么事,就轻视了它的风险和后果。

      最近几年,发生过不少船舶因为无单放货被提单持有人扣船索赔,船东被迫付出巨大代价才得以脱身,而这些损失没有保险补偿,发生的律师费也需要自负,无单放货时租家出具的一纸空洞担保也不能得到执行。

二、违反默示义务或保证条款
        保险事故的原因有很多种,但是有些事故原因会导致船东丧失保险权益,比如:船舶不适航,船东违背了保险单上的保证条款(Warranty Clause,被保险人在投保前没有尽到如实告知义务,还有的是因为触犯了除外责任。
三、不充足的船员保险

  根据1976年海事赔偿责任公约和各国法律,船东对船员的赔偿责任享受不到海事赔偿责任限制。 如果当事船舶P&I险下的船员责任保险金额不足,则会给船东带来沉重的负担,船舶本身或船壳险项下的权益随之会受到威胁。

       虽然船旗国和船员所属国都有关于雇主对雇员因工死亡赔偿的法律规定,而且根据这种规定似乎对雇主的赔偿责任可以计算出一个法定限额。但是当群死群伤事故发生时,情况会非常复杂,法定死亡赔偿金之外还会产生船东必须承担的其他高额救治费用。
四、 换单 Switch of B/Ls

       船舶出租营运时,有时会处在一条租约链上,这个链条上的某方,可能在货物买卖中是贸易中间商,同时又充当租船人的角色。他们以FOB条件买进货物,然后去租船,投保,再以CIF价格卖出。此种情况下中间商可能会从船东那里直接租入船舶,也有可能从二船东(Disponent Owners)那里转租入船舶。中间商在货物的买卖中或使用开立背对背信用证方式,或要求最终的买家开立可以转让的信用证(Transferable Letter of Credit)方式对其上家/原始卖方付款。中间商去最终买方的议付银行议付单证时,手中有自己开立的发票和买到的保险单,但是最重要的单据,即船长签发的,作为物权凭证的提单(Documents of Title)却不方便使用。原因是提单中有原始发货人的名称,而中间商不想使最终买方看到这一信息,知晓了真正的卖方,将来会撇开中间商去和发货人进行直接交易。

   于是,中间商就萌发了请求船东另换一套提单的要求。按理说船东没有义务答应,因为这会陡增风险。但是中间商早就为此做了筹谋,他们会在租约中放入一个条款说租家有权利提出换单要求,而船东不可以无理拒绝

  换单(Switch ofB/L)的具体步骤是,中间商/租家负责从原始发货人那里(有可能是租家代理那里)收回第一套正本提单并交还给船东(一般是船代或船东指定的某处),船东在租家提供了保函条件下签发第二套提单给租家,当然第二套提单上的发货人信息就变成了中间商名字。
       船东的风险在于,如果租家并没有收回原始提单(船代往往是租家指定的),但船代向船东发出已经收回原始提单的虚假信息,船东按约签发了新提单,就会导致两套正本提单在市场上流转。

五、 违反国际制裁令

      联合国,欧盟和美国曾经对伊拉克,朝鲜,委内瑞拉,伊朗等国实行过经济制裁。制裁的内容有特种货物禁运,禁止与某些实体和个人交易与提供服务。中国是联合国成员国和常任理事国,对于联合国的制裁令当然服从和支持。有中国背景的船东一定要尊重这些制裁法令。美国的单方制裁,虽然并不自然地在全球范围内被接受和服从,但是由于美国有着独有的监督力和执行力,不遵守其制裁令会导致船舶被登录到违反制裁令的黑名单上,使得船舶继后的营运受阻。这对船东来说是一个现实而巨大的损失。
  政治风险
     船舶营运虽然是商业行为,但是也会被动地卷入政治旋涡受到损失。2013年朝鲜政局动荡时,我国北方某海运公司有十几条与朝鲜合作经营的船舶在朝鲜营运期间先被无缘扣押,后被朝鲜当局没收。船公司顿时倒闭。船舶投资人血本无归。几年前某中资船东的某轮在墨西哥装货,因为违反了该国的针对该类货物的临时出口禁令(其实船东并不知情),船,货被留置在墨西哥长达一年之久。船东损失惨重。由于有些国家经常发生战争或政治动荡导致进出口法规和政策改变,殃及外国贸易商和承运人。这种情况间或发生,船东防不胜防。

   琪林货运是一家专业提供国内海运集装箱运输服务的货代公司,十年专业,你值得信赖。



文章分类: 行业动态
分享到: